寫在九運之前

寫在九運之前(一)

三元九運之中,七八九運屬於下元,由2024年開始往後20年,就係下元九運,要推算香港運氣,大方向就好簡單,但細節就比較複雜一點。香港係以水為財,金為生水五行,所以由六運開始,香港就一路向上騰升,同時亦有另一件事幫助香港一臂之力,就係喺六運之初由北方過來一大班人,呢班人最初絕大部分係貧無立錐之地(記得有個大隻佬拍我家門,問有無飯食俾佢食?當時屋企人煮咗一煲飯,蒸咗一嚿鹹魚,呢個人就用一嚿鹹魚餸四碗白飯)(可能這個人今時今日已經成為城中富豪)。當時香港係靠呢班接近一百萬人,佢哋勤勞肯搏(一日做十六個鐘頭係最基本),佢地投身於啤膠花,上鏈玩具,手錶,製衣等等行業,加上之前上海嚟咗一班工業家(例如唐先生的祖輩),一邊出錢,一邊出力,兩個組合造就了香港工業起飛。

亦都同時有風水上的自然配合,六運之前香港機場無乜飛機升降,但六運前期機場開始擴大,最主要原因就係飛機場座落的位置,係香港最大的聚水區,因為香港係以水為財,而飛機起飛降落時產生大量動象,從而帶動香港經濟一直由六運運轉上七運,六運同七運都係金五行,自然會生旺水五行,所以呢兩個地運就將香港推上經濟高端。

而其中亦有不少波濤起落,但每一次跌低再起,都比以前升得更高,這是多得聚水區飛機升降頻繁,人流非常頻密,動象非其他地方可以比擬,從以往的經驗就可以借鑒。

九龍灣呢個地方係香港最大的聚水區,如果消失了動象,經濟自然向下滑,好不幸就真係有這樣的一天,九七回歸後機場搬走咗,同一時間呢個地方的動象完全消失,幾千公尺長嘅前跑道竟然凋荒左將近廿年,而香港的經濟亦都同預料一樣,十幾年都無起色(所謂無起色者係同自身以前比較),就算升幅好微,但與其他地方比較升幅仍然係可觀,尤其是進入八運,地價及樓價的升幅比其他地方高得多(中國的名言,有土斯有財)。

地運進入下元八運,仍然係以水為財,水必須要有動象才能產作用(財主動的原因),香港係一個開放型城市,所以人來人往就對經濟有增長,A區去B區等等,就會產生繁榮社會作用(我每日都盡力去做),其他地方的人飛來香港或本地人飛去其他地方,順理成章就產生世界經濟互動,而產生這種互動都係要靠飛機,所以飛機升降的密度,就決定了這個地方的經濟狀況。

香港係以入水口為向,而好幸運的新機場正在入水口位置,令香港經濟一路向上增長(可惜不是聚水區)。香港飛機升降的密度曾經係世界數一數二的,但不知何解竟然將機場封鎖,斷絕了香港的經濟來源,在可見的將來都好難再重現機場的繁榮景象,亦即係香港經濟不復繁榮,就算再出動有形之手,相信都無濟於事。

寫在九運之前(二)

眾所周知,香港係以水為財,由六運前半段開始,經濟一直向上騰升,都四十年有多,當中造就了不少世界級富豪,由滿山木屋變成石屎森林,就可以知道香港人幾咁勤力,但理智話俾我哋知,經濟無可能永遠向上的,必有掉頭回落的一天。

要經濟回落向下,必定係由一件無關痛癢嘅事出現而引發,例如有個女子在外地被謀殺,就令香港出現咗一連串事件,一路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亦都係地運的八運尾向九運,火炎土燥,無咗金水的靈活性,以至各不相讓,如果係七運絕對不會出現這個狀況。(在中國歷史上,女人的地位最係卑微的,但偏偏改變世界的就係女人)。

記憶之中,六運及七運都係香港經濟騰升的日子,其中有部分時段經濟稍為停頓,例如八九年事件發生在外地,但直接影響香港,其中造就了不少香港廠家遷移北上,成就了無數北方富豪(講都無人相信,少少一個香港竟然引發一個龐然大物的工業革命),幾十年後再無人承認呢個事實,其中胡先生功不可沒,但今日亦不被承認。

呢個就係風水格局上面嘅迴龍顧祖大局,可惜因為機場遷移而破壞咗呢個格局,變成咗勞而無功,不單止如此,過咗幾年之後就更加成為中國的負累。原因係轉上八運,五行屬艮土,高山燥土,對一個以水為財嘅地方,由金生水變成燥土制水,水五行不單止係財星,更加係靈活之星,越深入八運,本地的人就越缺乏活力。

艮土代表少男,所應者一定係男仔,或者未結婚嘅男仔(現今的少男少女多數都唔結婚,養狗仔唔生仔)。八運愈向前,就越接近九運,越趨向火炎土燥,缺乏水嘅靈活性,愈偏向萌塞,有權與無權者都各走極端,實屬不幸。

近十年來舊機場跑道大興土木,丟空成廿年的寂靜地帶變成動象處處,一片欣欣向榮之象,加上建造一個國際級的郵輪碼頭,可以增強聚水區的動象,聽到呢個消息即時都開心咗一陣,但不知何解建築設計竟然係一條直線,完全無高低起伏,有某大師話係龍出大海,可以帶動香港經濟起飛咁話,但有某君好唔識撈,將之設定性為死龍,仲兼有一口大釘插在龍頭,自然全無生氣,實際環境真係完全無活力(叫得做一條龍,必定係蜿蜒曲折,高低起伏先至係活龍),估唔到呢個郵輪碼頭竟然將聚水區變返完全無生氣嘅還原基本步,真不幸。

寫在九運之前(三)

術數師最鍾意做嘅事就係推算地運,因為在六運推算七運,由七運推算八運都係十幾二十年嘅事,回想由六運推算七運就好簡單,七運係兌卦,主少女,主口舌,西方,所以最簡單嘅就話女人叻曬,能言善道的人就會發達,因為七赤係破軍星,所以好肯定動到處動土(破而後立),所以喺呢二十年裏面差唔多大半個香港都番新過嚟,因為七赤主口舌,自然多官司。同一時間產生好多風水大師,但轉上八運就完全唔同曬,八白土係講究真材實學,所以好多七運露出頭角既風水大師都自動消失咗。

但推算八運有一樣嘢係完全錯的,八白艮土,主少男,在七運尾推算八運,以為少男(後生仔)一定好叻,主導呢個地方嘅財富(八運的地標喺飛鵝山,高大挺拔),然有一番作為,但事實與預測背道而馳,反而俾班後生仔攪到雞毛鴨血,所以從來無人知道天機。(如果有人話:我唔可以再講咁多㗎喇,洩露太多天機我唔掂架,你就可以即刻媽叉佢,你係老幾呀,有資格知道天機咩?)風水只論結果,唔評論對與錯,亦都唔理因乜嘢原因,所以衙門拜關公,賊佬亦拜關公。

本地係開放型經濟城市,以水為財,水主動,所以本地一定要維持某一程度嘅動態才可以維持生機,究竟乜嘢程度嘅動象才可回復生機,就真係唔知,但由以往經驗可以借鏡,曾經嘅機場位置有大量飛機升降,帶動聚水區嘅氣流,而產生大動象,經濟亦隨之興旺。

但事移勢易,本地優勢一去不復返,最簡單嘅就連酒店嘅世界計時器(顯示各地嘅時差),都慢慢俾上海取代咗本地位置,要回復昔日嘅光輝實在無乜可能,眾口一詞話星加坡已經趕過咗頭啦,其實星加坡何德何能騎在本地頭上呢,睇地理環境根本同本地無得揮,講人才更加輸九條街,佢所恃嘅優勢,只不過係有自主權啫。

週邊嘅地方咁進步,都係由本地嘅人才流過去開始嘅,假以時日本地嘅機場回復番每兩分鐘升降一架嘅時候,本地經濟亦可重新傲視天下,但呢一日係幾時呢,有無人知道天機呀?

近來關於幾時通關預測,都有好多阿媽係女人嘅推算,事後再睇番真係得啖笑。

而我亦希望用玄空加上四柱八字(時間加空間)推算以求一矢中的。

寫在九運之前(四)

在七運時,後生仔女嘅轉數好快,腦根好靈活,(七赤為少女,後生嘅人,七運土薄金厚生水,樣樣都手快脚快,所以腦筋靈活的人樣樣快人一步,乜都有得炒,做就咗好多有錢人)。

由七運轉上八運,變成金薄土厚制水,五行水被制,開始揾錢唔係咁容易,腦筋漸漸偏向萌塞(死牛一邊頸),大環境亦不斷填海,包括咗將來水口收窄,同時將曲水有情慢慢變成直水無情(環境肯定改變性格),出現咗一件好小嘅事,引伸成各不相讓,(作為一個風水從業員,只能夠眼光光睇住環境一路急轉直下,向住自己預測嘅方向發展,而完全無改變能力),在這種沙塵滾滾環境下僅可自保。

近年唯一做得啱嘅事,就係吐露港填海,但係又俾另一班所謂有識之士嘅人諸多阻攔,想做一個小小嘅游水地方都攪成十年有多,原因唔係我地一般小巿民所能明白嘅。

短期內會由八運轉上九運,喺大方向睇就一定係好的,例如國運一定擠身世界頂尖,將美帝紙老虎掉在身後,但係國家大事幾時輪到我嚟俾意見呀,我嘅能力只係令到相信我嘅人生活過得比其他人好,保持身體健康,就已經盡咗作為風水從業員嘅能力。

大部份人都知道,風水係唔可以令人發達嘅,但係有少部份傻人睇完風水之後坐喺度等發達(多數都係聽信了某類大師所言),風水的能力係令到人有健康的體魄,良好的人緣,足夠的奮鬥心,發達係要靠自己(其實點樣係發達我都唔知,因為風水師自己都未發達)。

九運五行屬火(丙丁巳午);方位屬正南(丙午丁);人倫屬中女(上有兄姊,下有弟妹才為中女),但亦通指女性;性格急躁而心軟(容易信人);身體為眼睛,心臟(多數人容易患上的病);本地九運的地標為太平山(唯一被公認的地標)。依照山形判斷,在九運裡大多數人的環境應該不俗(山形豐厚),社會狀態和諧平穩(印象之中未見過火燒山),山形圓厚為富山,所以在九運裡,只要乖乖地耷低頭搵錢,超出自己能力既事唔好理,就會好快樂。

本地位處正南,以土為本,以水為財。火旺生土,火旺制水(印強身弱財受制),奉勸各位切勿以夜郎自居,如果仍然以為無咗呢個窗口係唔得嘅,就唔單止自己無好結果,仲會累埋身邊嘅人(風水從業員唔應該有立場,只係以勢論事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