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在九運之前

寫在九運之前(一)

三元九運之中,七八九運屬於下元,由2024年開始往後20年,就係下元九運,要推算香港運氣,大方向就好簡單,但細節就比較複雜一點。香港係以水為財,金為生水五行,所以由六運開始,香港就一路向上騰升,同時亦有另一件事幫助香港一臂之力,就係喺六運之初由北方過來一大班人,呢班人最初絕大部分係貧無立錐之地(記得有個大隻佬拍我家門,問有無飯食俾佢食?當時屋企人煮咗一煲飯,蒸咗一嚿鹹魚,呢個人就用一嚿鹹魚餸四碗白飯)(可能這個人今時今日已經成為城中富豪)。當時香港係靠呢班接近一百萬人,佢哋勤勞肯搏(一日做十六個鐘頭係最基本),佢地投身於啤膠花,上鏈玩具,手錶,製衣等等行業,加上之前上海嚟咗一班工業家(例如唐先生的祖輩),一邊出錢,一邊出力,兩個組合造就了香港工業起飛。

亦都同時有風水上的自然配合,六運之前香港機場無乜飛機升降,但六運前期機場開始擴大,最主要原因就係飛機場座落的位置,係香港最大的聚水區,因為香港係以水為財,而飛機起飛降落時產生大量動象,從而帶動香港經濟一直由六運運轉上七運,六運同七運都係金五行,自然會生旺水五行,所以呢兩個地運就將香港推上經濟高端。

而其中亦有不少波濤起落,但每一次跌低再起,都比以前升得更高,這是多得聚水區飛機升降頻繁,人流非常頻密,動象非其他地方可以比擬,從以往的經驗就可以借鑒。

九龍灣呢個地方係香港最大的聚水區,如果消失了動象,經濟自然向下滑,好不幸就真係有這樣的一天,九七回歸後機場搬走咗,同一時間呢個地方的動象完全消失,幾千公尺長嘅前跑道竟然凋荒左將近廿年,而香港的經濟亦都同預料一樣,十幾年都無起色(所謂無起色者係同自身以前比較),就算升幅好微,但與其他地方比較升幅仍然係可觀,尤其是進入八運,地價及樓價的升幅比其他地方高得多(中國的名言,有土斯有財)。

地運進入下元八運,仍然係以水為財,水必須要有動象才能產作用(財主動的原因),香港係一個開放型城市,所以人來人往就對經濟有增長,A區去B區等等,就會產生繁榮社會作用(我每日都盡力去做),其他地方的人飛來香港或本地人飛去其他地方,順理成章就產生世界經濟互動,而產生這種互動都係要靠飛機,所以飛機升降的密度,就決定了這個地方的經濟狀況。

香港係以入水口為向,而好幸運的新機場正在入水口位置,令香港經濟一路向上增長(可惜不是聚水區)。香港飛機升降的密度曾經係世界數一數二的,但不知何解竟然將機場封鎖,斷絕了香港的經濟來源,在可見的將來都好難再重現機場的繁榮景象,亦即係香港經濟不復繁榮,就算再出動有形之手,相信都無濟於事。